色花堂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凤凰棋牌 澳门皇冠赌场 黄金城棋牌 吉祥坊BBIN 凤凰娱乐城 大赢家棋牌 网上彩票站 凤凰国际赌场 吉祥坊娱乐 亿乐彩彩票
查看: 2068|回复: 2

对十六岁新娘的淫虐教育

[复制链接]

2891

金钱

0

色币

137

评分

超级版主

积分
55765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08-20 11:24:2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一星期后在相同的T旅馆举行热闹的结婚喜宴。

  双方都是单亲家庭,新娘又未成年,所以男女双方的客人加起来也只有四十人。不过新娘非常可爱,从法国买来的豪华结婚礼服,第一流的菜肴,都使志麻和新娘的母亲百合感到满意。

  以董事长的工作名义,准备在后天开始到欧洲做蜜月旅行七天。

  晚上九点,新郎新娘和双方的母亲送走客人时,志麻淫乱的激情已经达到极限,对马上就要成为心爱儿子的性奴隶,二处处女花都要残忍遭到摧残时,虽然还装出平静的样子,但志麻的眼里已经点燃虐待狂的欲火。

  因为明治是第一次在她面前和其他女人性交,所以志麻异常兴奋,使阴核的脉动和膨胀都超过以前。

  想到千绘的可爱乱头,和敏感而没有见过男人的肉芽的快感,志麻觉得自己的阴核都快要爆裂。

  新娘的母亲百合,身上穿着昂贵华丽的和服,而志麻本身穿的是夜礼服,夜礼服下面是赤裸的。志麻也看出百合在衣服下也没有穿三角裤。

  新郎看有气质而美丽的岳母的眼睛,和母亲一样充满淫邪的欲情,下在幻想成熟女人的阴户,有什麽样的形状和颜色,阴核的大小与淫门和肛门的紧度。

  从穿和服的身上仍能看出丰满的乳房,而女儿出嫁时,母亲的喜悦与悲伤使母亲的眼睛湿润,想到这样的美女受到征服时,会露出痛苦和悲叹的表情,新郎的年轻巨大肉棒开始凶猛膨胀。

  想到很快就从百合的嘴里发出淫秽的屈服声说。

  「明治┅┅┅快一点给我插进来吧。」

  明治的龟头就溢出透明的润滑液,弄湿内裤的前面。

  发觉明治的反应,志麻只好把憎恨的眼光拼命的缓和,对百合露出虚伪的笑容。

  「亲家母辛苦了,一定很累了吧。现在就我来照顾他们二个人,请奶好好的休息吧。千绘的母亲就是明治的母亲,每天都欢迎奶来家理玩,我也要和奶做好朋友。明治,对不对?」

  配合母亲虚伪的寒喧,明治也做出温柔的表情道谢,然后轻轻搂住百合的细腰在脸上亲吻。

  「就像母亲说的那样,欢迎奶来看千绘,做我母亲的朋友吧。我也向奶拜托。而且有这样像千绘姐姐一样年轻美丽的妈妈,我太高兴了。」

  最后的一句话怕爱嫉妒的母亲听到,是在百合的耳边悄悄说的。

  「千绘,奶的礼服真漂亮。奶太可爱了,恨不得把奶吃下去。」

  听到母亲就在旁边抱住新娘这样兴奋的说,明显的脸上出现淫邪的笑容。

  「婆婆,我很幸福,我一定会阿明的好妻子。」

  还不知道丈夫是个冷血的淫兽,婆婆是淫猥的魔女,为眼前的幸福陶醉的闭上眼睛,更不知道他们对她尚未完全成熟的肉体正在估价。

  乳房是B罩吧,但乳头好像已经充分发达而敏感,屁股和大腿充满弹性,耻丘也高隆起,耻毛是正适合十六岁的年龄。

  只要看到嘴唇就能知道,阴唇和阴核都有很好的发育,膣的缩紧度也一定很好,志麻想到这里就对美丽的媳妇产生凶暴的嫉妒。

  对明治还搂住百合的腰,好像甜言蜜语的样子,志麻对明治也露出嫉妒的眼光,对明治表示满意的眼神也点头表示同意。

  子宫和淫门好像有邪恶的欲火燃烧,充血膨胀的阴核为期盼美丽处女的淫肉而脉动,溢出的蜜汁流到大腿上。

  「明治,差不多该走了。亲家母和千绘都累了,明天你还有很多事,该回去休息了。」

  「亲家母,千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,请奶多多教导她吧。」

  百合含着眼泪向自已的睡袍里,在已经湿淋淋的阴唇和勃起的阴核上揉搓。

  「啊┅┅┅好舒服┅┅┅。在明治把千绘变成女人以前,我想要处女的阴户,我要彻底的折磨她,听到她用可爱的声音吠叫!」

  志麻自己扭动屁股,这时候她已经变成同性恋的男角,像魔女一样的说。

  这时候又想到,今晚凌辱新娘的戏剧,是不是完全按剧本进行,在志麻的美丽脸上出现残忍的淫笑。就好像子宫已经溶化,从肉门流出火热的粘液,手指在那里爱抚时,发出淫靡的水声。

  应该很快从明治那里传来做信号的声音。把皮鞭、绳子、假阳具、狗圜等淫虐用具装进皮包里。

  「阿明!快一点,妈妈要泄出来了!我要让千绘的舌头给我弄!」

  就在拼命的忍耐不要一个人在这里泄出来时,听到明治在二楼呼叫的声音。

  「妈妈!快来!妈妈!」

  「不!不要叫妈妈!」

  听到千绘可爱的呼叫声,然后是打到肉体发出的声音,志麻知到淫虐的戏剧完全照剧本进行,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。

  「怎麽回事?这麽快就打架了吗?怎麽可以这样呢?」

  志麻带着皮包走上楼梯时,勃起的肉芽,被千绘的可爱哭声,以及明治急促的呼吸剥衣服的声音,刺激得更敏感。

  走进卧室时,看到下半身赤裸的明治,把千绘推倒在床上,还骑在她的肚子上,正粗暴的脱身上的衣服。

  美少女的雪白大腿,因为挣扎在半空中飞舞,从撩起的裙子下,露出白色的三角裤。

  「这是做什麽?对什麽都不懂的千绘,不可以这样粗暴。」

  被强烈的残忍欲火燃烧的志麻声音开始颤抖,但从皮包拿出自己最爱用的沾上淫液的紫色丝绸和尼龙的绳子。

  同时看着美少女的胸上露出丑恶的肉棒。那个东西好像和志麻用习惯的不一样,好像比以前更巨大也更充满魅力,使志麻对年轻美丽的媳妇忍不住产生邪恶的嫉妒和憎恨。

  这时候明治转过头来对母亲露出淫邪的微笑,志麻也报以媚笑,然后拿出自己最常用的黑色皮鞭放在床边。

  现在终于要开始对年轻的媳妇做淫虐教育。

  「千绘!不要哭。要看清楚!奶也应该知到结婚的男女在床上做什麽事情。妈妈没有教奶吗?为什麽要反抗呢?」

  明治发出虚伪的怒吼声,抓住千绘凌乱的头发,在泪珠发出光泽雪白脸上掌掴。

  「快看!我这个勃起的肉棒!把这个东西插入奶的阴户里,就表示我们是夫妻了。快张开眼睛看清楚!」

  千绘对自己的丈夫,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,流出眼泪哭着说。

  「明治┅┅┅我怕。饶了我吧┅┅┅不要这麽凶暴┅┅┅我快要羞死了。」

  美少女的脸色苍白,转开脸不敢看男人丑怪的肉棒啜泣。

  看到这样可爱的羞耻和反抗的模样,志麻眯缝起眼睛,用力揉搓在睡袍下充满骚痒感的阴核。

  「妈妈,这个女人太倔强,气死我了。」

  「从第一次就这麽性急是不行的。千绘还是高中生的小女孩。突然看到那样可怕的东西,她会吓坏的。妈妈会慢慢说给她听,你到楼下喝咖啡镇静一下吧。」

  「好吧,这里就交给妈妈了。」

  明治对妈妈露出笑容走出卧室。志麻抱起双手盖在脸上哭泣的美少女,在眼泪润湿的脸上亲吻。

  「千绘,原谅明治吧。他真是坏孩子,第一次就让这样可爱的新娘吓得哭泣。男人的身体那麽可怕吗?是第一次看到吗?」

  「是┅┅┅妈妈┅┅┅第一次看到。」

  少女用可爱的鸣咽声回答,又好像想起丑陋的巨大肉棒,全身颤抖。

  「是吗?可是任何男人在拥抱心爱的女人时,都会变得那样又大又硬。不论我或奶的妈妈,第一次时是又怕又羞,而且又很痛。可是很快就会习惯,把那个东西插入肉缝里时,会觉得很舒服。对少许的疼痛或羞耻必需要忍耐,不然就不能做个好妻子。奶讨厌明治吗?」

  志麻用邪恶的甜美声对千绘悄悄说完,就吻美少女的像花瓣般的嘴唇,手在三角裤上像迫不急待的抚摸处女的肉缝。

  「啊┅┅┅妈妈┅┅┅不要那样┅┅┅羞死了┅┅┅」

  可爱的少女做梦也没想到婆婆会有这种举动,皱起眉头挣扎,可是志麻的手更用力。

  「千绘,奶不要动。婆婆会让奶更舒服。教奶女人的快乐滋味。」

  在手指上感受到阴核已经充血变硬,还有从处女的肉缝溢出的粘液时,刺激的充满淫邪血液的志麻的乳头和阴核猛烈颤抖。

  「不要摸那里┅┅┅饶了我吧┅┅┅」

  虽然用可爱的声音哀求,但志麻她的反应知道她是一个手淫的习惯者。

  「嘻嘻嘻,千绘,很舒服了吗?每天都是自己爱抚这个又硬又淫荡的肉芽吧。那时候奶在心里想什麽呢?奶是不是看过妈妈和爸爸以外的男人性交呢?」

  志麻陶醉在折磨美丽年轻媳妇的快感里,把浅红色的衬裙拉到随着哭泣不断起伏的,尚未完全成熟的乳房上,也粗暴的取下乳罩。

  「这是多麽可爱的乳房和乳头!」

  志麻用手指在新鲜的乳头上轻轻抚摸,也在膨胀变硬的乳房揉搓。千绘把脸靠在志麻的肚子上啜泣,半裸的年轻肉体突然紧张后颤抖。

  透过薄薄的三角裤,湿湿火热的花瓣夹紧志麻的手指。

  「奶泄了,是很舒服吗?从今天起,每晚有婆婆和明治给奶玩弄这里,让奶很舒服。可是只有我和明治的命令时,奶自己才能玩弄这里。如果瞒着我们偷偷玩弄这里,奶会受到严厉的处罚,那样的处罚会让奶后悔是个女人,知道吗?」

  志麻这麽热情的说,同时也变成同性恋的男角。

  「千绘,听清楚了吗?」

  再一次用力拧一下火热脉动的年轻阴核。

  「是┅┅┅妈妈┅┅┅」

  美少女用快要听不见的声音说完微微点头。

  「这样就对了。可爱的媳妇,对丈夫和婆婆的话要彻底的服从。尤其是在床上绝对不许可反抗。我过去就是这样的。千绘也要快点学会床上的礼貌,做一个最标准的妻子。今夜是第一天,我会仔细的教奶明治最喜欢的做法。」

  听到从婆婆艳丽的嘴里吐出蛊惑性的淫话,纯洁的少女全身颤抖着哭泣。

  「奶还没有回答。要主动的露出阴户给丈夫看,还是选择捆绑后吊起来用皮鞭打呢?」

  美少女在淫虐的威胁下,可爱的嘴唇忍不住颤抖。

  (这个女孩太可爱了,在明治和她性交前,我要先尽情的折磨她,让她发出可爱的哭声!)

  志麻对自己的火热子宫和勃起达到极限的阴核,感到异常的刺激,拿起皮鞭,在少女哭湿的雪白脸上轻轻的碰一下。

  这时候突然发现全身赤裸的明治,在健壮的身体中心勃起巨大的肉棒,面带淫笑,靠在房门上喝咖啡。

  「快回答,奶要选择那一种。」

  志麻用粗暴的声音说完,就把少女的双腿分开,在儿子面前露出因沾上淫水能透明看到的处女肉缝。

  「妈妈,原谅我吧,那种事情我都做不到,求求奶让我回家吧!」

  「这样就没有办法了。只有赤裸的把奶绑起来,要处罚奶到自己跪在明治的面前舔大肉棒为止,我一定会让奶自己说出要求性交的话。」

  「不,我做不到的,怎麽可以给她看┅┅┅」

  少女发出绝望的哭叫声。

  「千绘,奶可不要后悔。明治,你过来。妈妈会让这个爱反抗的媳妇完全服从。现在要赤裸的把双手绑在背后,不要看她这样可爱的模样,她是经常手淫的人,刚才妈妈用指就让她痛快的哭泣。无论如何都不肯做你的女人时,就把她的母亲叫来,让你和她的母亲性交给她做示范,快把她绑起来吧。」

  明治第一次看到母亲变成男角的模样,同时向拼命反抗的美少女走过去。

  「在我给她破瓜以前,先让我看一看她舔妈妈的阴户,和同性恋的样子。一定会用很可爱的声音唱歌吧。」

  「你要看什麽都可以。在她变成你的奴隶以前,妈妈要变成残忍的魔鬼。啊!这是多麽又大又硬的肉棒,千绘的处女的肉洞会裂开,和屁股的洞变成一个了。」

  志麻这样说着就骑到疯狂挣扎的美少女身上,同时好像很疼爱的握紧凶猛的肉棒。

  想到美少女还没有男人经验的新鲜淫门,会把这个东西吞下去,就在她的面前使明治发出痛快的哼声,就非常嫉妒,恨不得把她杀死。

  明治好像看出母亲的嫉妒和憎恨,就热情的抱紧,双手伸入睡袍下,握紧丰满的乳房,爱抚最熟悉的湿淋淋的阴核和肉洞。

  「妈妈,我爱奶。就是和她结婚,我和妈妈的关系是不会变的。妈妈的像火热蜜壶的阴户,是只有紧的少女的肉洞无法比较。最好让千绘知道妈妈是我最爱的女人。千绘是我和妈妈的奴隶。」

  「明治,我听你这麽说真高兴。这样吧,就用沾上妈妈淫水的肉棒,让千绘变成女人吧。妈妈想要了!」

  可怜的年轻妻子,看到被乱伦的肉爱紧密结合的男女,拥吻和爱抚的婆婆和丈夫,已经忘记挣扎,呆呆的看着他们的表演。

  亘相确定彼此的爱情没有变化后,母亲和儿子好像很难舍的离开身体,明治把失去反抗意志的呆若木鸡的千绘双手捆绑,从床上拉下来让她站在全是镜子的墙前,抓紧捆绑的绳子。

  「千绘,奶不听话就要受罪了。」

  明治在吓得发抖的美丽新娘的脖子上轻吻,同时爱抚还没有完全成熟的可爱乳房和充血的乳头,用令人听到会害怕的温柔声音说。

  勃起的肉棒在年轻屁股的肉沟摩擦菊花蕾。

  「明治,饶了我吧。不要对我做出可怕的事。我怕┅┅┅想回家┅┅┅」

  可爱的哭求声煽动虐待的欲火,肉棒不由得跳动。

  「怎麽会对可爱的千绘做可怕的事,只要奶听从我和妈妈的话。」

  志麻的脸上露出邪恶的淫笑,走到啜泣的年轻媳妇身边,掀开睡袍的腰带,扭动一下身体让睡袍落在地上,露出浅蓝色衬裙和丰满的肉体。

  「千绘,怎麽样?妈妈的身体很美吧。奶的妈妈百合大概也有很美的裸体。有一天会让奶们在这里排列同时性交。」

  听到自己的丈夫说淫兽般的话,可怜的少女大声哭泣,扭动被绑起来的身体。

  「你和婆婆都是魔鬼!都疯狂了!让我马上回家!」

  千绘这样喊叫时,猛烈的一掌打在可爱的脸上,几乎脖子都会断裂。

  「住口!奶已经是明治的妻子了。怎麽可以说不愿意做妻子应该做的事!」

  志麻用无情的动作把千绘的白色三角裤,像撕裂一样脱下来。

  「饶了我吧┅┅┅」

  空虚绝望的惨叫声,在六坪的卧房里发出回音。

  「千绘,奶把双腿分开,要检查奶的阴户。如果不是处女就要受到严厉的处罚。」

  志麻兴奋的用充满淫欲的声音对媳妇宣告,就用手指抚摸处女的肉缝,确定阴核的敏感度和勃起的程度,也找到处女膜。

  被同性而且是婆婆抚摸性器的感觉,使美丽的年幼妻子痛苦,明治从墙壁的镜子上尽情欣赏,抽搐的菊花蕾带来愉快的触感便明治陶醉。

  「明治,这是很好的阴户。毫无疑问是处女。而且她是习惯手淫的人。阴核异常地大又敏感。很快就会用皮鞭就能泄出来。千绘,奶每天都玩弄这里吧?奶不说出来就会受到到更羞耻的处罚。」

  「不,那种事我说不出来,饶了我吧┅┅┅啊,不要!」

  志麻的手指在年轻的阴核用力摩擦。

  「我会让奶说出来。奶这个淫浪的女孩。明治,用皮鞭打她的屁股!」

  过去百分之百是被虐待狂的母亲,现在表演出同性恋男角的魄力,使明治非常感动,同时毫不留情的用皮鞭打在痛苦挣扎的美少女屁股上,还用手揉搓自己膨胀脉动的肉棒。

  一面玩弄自己充满淫邪热血的肉芽,还用二根手指抚摸自己的阴囊,同时把千绘的阴核包皮拨开,志麻的只穿一件衬裙的肉体,表现出淫靡的美感,都对明治形成强烈的刺激。

  美少女为痛苦和羞耻哀求的表情,远超过母子邪恶的预测,母子二个人不止一次的露出满意的笑容,继续用皮鞭和手指折磨。可是千绘只是痛若的从美丽的大眼睛流下泪珠,仍坚持不肯说出屈辱的回答。

  「快回答!奶这个倔强的女人。妈妈是我最爱的女人,决不仵奶反抗。」

  感到急躁的明治,就用皮鞭的柄尖刺菊花蕾。

  千绘的回答是甜美的痛苦悲叫,和美丽裸体的痉孪。

  志麻停止折磨阴核,在充满泪珠的脸上,和尚未完全成熟的乳房上,用手掌用力拍打,同时勉强克制想用自己的手刺破处女膜的冲动。

  剥开阴核的包皮产生的淫邪痛苦,就是现在的志麻都难以忍受的痛苦,还是黄花闺女的千绘能拼命忍耐,使志麻不敢相信。

  「没有关系,明治。不会轻易就答应,我们会更有乐趣。就用皮鞭打她的屁股沟。如果还不答应,就用针和火烤一定让她说出来。」

  「妈妈,把她的母亲叫来,这样让千绘完成妻子的任务。妈妈也想折磨玩弄百合吧。」

  「不,快乐要一件一件享受。要等千绘变成女人以后,再做那件事。」

  (妈妈┅┅┅快来救我,我要被野兽折磨死了!)

  美少女无言的求救也没有效,对她再度开始淫虐的行为。

  志麻的手指开始迅速动作,剥开处女肉芽的包皮,扭转乳头,明治手里的皮鞭打在阴唇和菊花蕾以会阴上。

  千绘发出痛苦的哭叫声,但也知道到了必需屈服的时候。为了不要使亲爱的母亲百合变成淫兽母子的牺牲品,她告诉自己要接受任何残忍的凌辱。

  当第十三次皮鞭打在菊花蕾上时,不幸的少女忍不住说出屈从的话。

  「我说┅┅┅我从小学六年级时┅┅┅就自己玩弄了┅┅┅」

  听到含泪的告白,从志麻美丽的嘴唇发出胜利的冷笑声。

  志麻和明治又发出很多问题,何时、何地、如何手淫,从几岁开始有月经。

  母亲百合的肉体魅力,乳房和屁股以及阴户的形状和颜色。用皮鞭和手指的无情恐吓,使千绘不得不回答。

  少女发出屈辱和痛苦的哭声,不得不回答丈夫和婆婆的淫靡问题。千绘是九岁的春天开始有月经,十二岁时偷看到父母性交,也开始知道手淫的快感。

  「千绘,奶是无耻的淫浪女孩。从今天起,如果瞒着我和明治手淫就绝不饶奶。现在我要奶和以前一样手淫,也要泄出来。明治,快来拥抱妈妈,让媳妇看到相爱的母亲和儿子,是怎样热烈性交的。啊┅┅┅快插进来吧┅┅┅」

  听到母亲狂热的呼唤,明治把啜泣的千绘抱紧,热吻颤抖的香唇,掀开捆绑双手的绳子,让她站在镜子的前面。

  「奶要用力扭动屁股手淫,我和妈妈要做真正的性交给奶看!」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2

金钱

0

色币

0

评分

二星会员

积分
217
发表于 2019-08-20 11:31:15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感谢分享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9

金钱

0

色币

0

评分

禁止发言

积分
76
发表于 2019-08-24 01:53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提示: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广告位招租 广告位招租 广告位招租 广告位招租

小黑屋|色花堂

GMT+8, 2019-09-18 09:46 , Processed in 0.044726 second(s), 9 queries , Mem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