色花堂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176|回复: 0

母女三人

[复制链接]

7678

主题

1万

积分

428

花币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15356
发表于 5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王英和王崇是姐妹俩。在和父母一起住的日子里,她们总是形影不离的。虽然相差四岁,两人就象有说不完的话,找不完的乐似的。这些年来,她们从来不互相嫉妒,虽然也有一些争吵,那也局限于一些细小琐碎的事情。这也是母亲林琳引以为荣的地方。一家人一直都十分亲近,特别是当林珊的丈夫去世后,这时王英才十八岁。虽然那一段时间生活很艰苦,但是母女三人还是熬了过来。
  三年过去了,王英刚过了十九岁的生日,王崇也快到十八岁了。对于王崇来说,这是少女成长过程中最关键的时期,她有太多的问题需要解答,虽然当和妈妈一起打工的姐姐回来的时候,姐妹俩会有许多秘密的交谈,但是这些日子以来,王崇发现自己陷入对生活的困惑之中,特别是对异性和将来的去向,她总是在找寻答案。
  星期六晚上,王崇总是比妈妈和姐姐早回家。林琳和王英在一家菜店工作,她们都十分努力,加上母女的默契,所以深受店里上上下下的喜欢。
  当母女俩到家的时候,王崇正在看电视,她发现她们都显得很累,但是依然是那么的美丽动人,这大概是遗传的原因吧。当然,姐妹俩都长得象林琳,她四十了,但看上去也就三十出头,她有一个十分丰满的身材,却一点也不显得胖。
  王英比母亲略矮一点,和妹妹一样,清秀的脸庞,白皙的肌肤,只是她已有副凹凸有致的好身材。
  三个人一起动手做完饭,围坐一起边说边吃著。「今天咋样?」王崇问起工作的事。王英抢著说到:「今天太热了,妈妈和我干得汗流浃背的,最后脱得只剩下背心了……」「那就给店里的人大饱眼福了。」王崇笑著说。
  林琳站起身,伸了个懒腰,轻轻拍了王崇的头一下说:「又开始胡说了,」停了停,她边朝浴室走去边说:「我要去洗澡了,小崇,我知道你还有作业没做。」「好吧,妈妈说了算。」王崇答应著,冲著王英作了个鬼脸。
  王英姐妹俩一直都睡一张双层床,已经是八点了,大家都放松下来了。王崇刚刚作完英文作业,伸出头和上铺的姐姐说话。王英正趴在床上看书,一头乌黑的长发平铺在白色的汗衫上,往下是一条黑色的紧身裤勾勒出动人的曲线。王崇偷偷看过姐姐好多次了,她困惑地发现自己被姐姐所吸引,这种吸引力不是在于化妆,或者是漂亮的衣著,而是来源于姐姐的身体。
  她的目光顺著姐姐的长发往下移去,那浑圆的臀部引向修长结实的两腿,王崇可以感觉到那肌肉的蠕动。王崇感到体内有一股热流开始弥漫全身,她不敢再看下去了,两腿间那种感觉使她难以忍受,她悄悄地缩回自己的角落,然后溜出屋去。王英没吭声,继续看著书。
  走廊里的王崇已是一团糟了,她的心狂跳著,耳朵嗡嗡作响。她连作了几个深呼吸,想把姐姐的身体从脑海里驱散。她从没有想过会这样看一个女性的身体,特别是姐姐。「这是错的,我不能这样下去了。」她这样想著,冲进了浴室,拧开水龙头,捧起冰凉的水泼在脸上。
  「小崇,你咋的啦?」妈妈的声音吓得王崇跳了起来,她一转头,看见妈妈正泡在浴缸里看著她,这也是平时很少见的情景,特别是在这种气氛里。少女结结巴巴地说:「我……我,」灵机一动,「我有点头晕,刚做完作业。」林琳掠开额前的头发,她注意女儿的目光盯在自己的裸体上,她笑了笑说:「那就把门关上,太冷了。」王崇的脑子里已是一片空白,她手忙脚乱地关上门,并倒了门边的衣架。妈妈的声音从身后传来:「瞧你,都昏了,来,让妈妈看看,是不是病了?」王崇听话地走过去,在浴缸边坐下。林琳抬起一只湿漉漉的手,梳理著女儿凌乱的短发,柔声问道:「有什么心事吗?」王崇只想逃走。她看见妈妈美丽并充满关怀的面容,还有那些顺著她丰满的乳房往下淌著的肥皂泡。她下意识地记忆著妈妈乳房的形状,就象浮在水面上的两座圆圆的小岛。
  乳房上那些闪亮的水珠和那坚挺的紫红色乳头只有让王崇更加不安。她的目光飞快地扫向妈妈的下身,透过有些浑浊的水面,她看见妈妈的腰,再往下是一团浓密的黑毛挡住了那神秘的地方。
  王崇逃避地把脸扭向右面,却只见妈妈悠美的长腿曲著露出水面,雪白的肌肤上淌著晶莹的水珠。
  凭著直觉,林琳察觉到女儿的不安是由于看著自己的裸体,她微笑了,又慈爱地理著女儿的头发。「小崇,」她安慰著女儿,「你已经看过妈妈光身子很多次了。」林琳想,女儿大了,可能开始想男女之间的事了。王崇不知道该说什么,妈妈觉察了她的想法,她已无法逃避了。
  林琳知道女儿一定要对性有一定的理解,否则将来会吃亏的,她想,也许她可以通过分享一些女人共同的东西来缓解女儿的惶惑。林琳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乳房,然后看著女儿隆起在背心下的乳房说:「你知道吗,你的乳房和妈妈当年一样,等你长大了,生了孩子,它们会变得更大。」王崇虽然有点惊讶,但已经不象刚才那样紧张了,妈妈能理解自己的感觉,她感到一种安全感。她看著自己的乳房,用手挤了挤,说:「你觉得是这样吗?」她的目光又移到妈妈的乳房上。
  林琳为了证明自己,把手从女儿的头上移到她的胸前,盖在乳房上,说:「嗯,一样大。」王崇感到一阵酥麻,她闭上了眼楮。林琳突然觉得这样作不好,她抽回了手,但是她也感到一种异样的感觉从两腿间传遍全身,这种感觉使她不由自主地又把手伸向女儿。
  林琳的手温柔地揉弄著女儿的乳房,并不时地用食指拨动那粒小小的乳头。
  王崇已经在另一个世界了,她闭著眼,享受著这种全新的感觉。「以后会有男孩子摸你这儿,小崇,舒服吗?」林琳的声音象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,王崇感到自己象是飘在云里,她把妈妈的手紧紧地按在自己的胸前。
  林琳知道自己已经做得有些过火了,但她没有停下来,闭上双眼,她开始用手指来体会女儿那柔软的乳房,同时她的双腿轻轻摆动著,让温暖的水流按摩著自己。王崇轻轻地呻吟了一声,把母女俩惊醒了,她们同时睁开眼楮,林琳感到女儿的手放松了,她也抽回了自己的手。
  好一阵子,两人都不敢看对方的脸。林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做的事,这可是乱伦啊!但是她又为自己做了解释,也许是为了满足女儿的要求,这不是一个母亲应该做的吗?
  当然,她不能否认一点,那就是抚摸著女儿温暖柔软的乳房,她感到了强烈的性冲动。
  王崇的脑海里也回荡著同样的思绪,她心灵最深处的秘密已经被刚才的一切所袒露,这时的她完全被欲望所控制了。「妈,我……我能摸摸你吗?」少女的声音里充满了见腆和期待。林琳尤豫了一下,然后在浴缸里坐直了身子。王崇发现妈妈比以前更美,从她的颈部往下,湿润的身子闪著光,马尾辫梢诱人地搭在她的肩头,她的目光凝聚在那对乳房上,它们要比自己的大得多,丰满结实,显得沉甸甸的,但是并不下垂。
  在那铜钱大小深红色的乳晕中间是坚挺的乳头。一颗晶莹的水珠从林琳的脖子上滑下,顺著她深深的乳沟淌进浴缸里,她静静地看著女儿清纯的脸庞,等著她的抚摸。
  王崇挪了挪坐的位置,使自己靠近妈妈,伸出微微发颤的双手放在林琳的乳房上。她的掌心压在妈妈的乳头上,同时手指感觉著乳房边缘那种饱满。王崇的手慢慢地游走著,她时而揉捏,时而满握,时而捧压,整个身心似乎已被妈妈温润的肉体所占据了。
  林琳看著女儿按摩自己的胸脯,然后她发现了女儿脸上满足的表情,她第一次有一种作母亲的成就感,同时另外一种感觉也开始滋生,那是女人的感觉。
  两腿间逐渐加强的热流使王崇更加兴奋,她的内裤已经湿透了,黏在那儿怪不舒服的。她用手掌托著妈妈的乳房,同时拇指来回搓动著乳头,过了一会儿,又捂住它们,成心型地往上挤著,直到手指互相接触。终于,手湿了,她抽回手,一边在身上擦著,一边得意地微笑著说:「妈,你的乳房真好,又软又大。」林琳笑了:「它们应该是这样的,」她拍了一下女儿的手,接著说,「这是我们的小秘密。现在,让妈妈洗完澡,你也该去睡了。」「可是现在才几点呐。」王崇嘀咕著,有些遗憾地站起身朝门口走去,停了一下,她转身问道:「妈……你摸我的时候,有没有感到什么?」林琳不知道该说什么,她的阴部还在养养的,她只能说:「去吧,我们以后在说。」王崇终于走了。
  王英不知道妹妹出了什么问题,只见她回来的时候脸色很古怪。她问王崇,因为她总是妹妹保护人,可是妹妹一声不吭地钻进了下铺。王英跳下床来,看见妹妹躺在那儿,两眼直直地看著天花板。她知道妹妹一定有什么心事,「要不要跟我说说?」她柔声问。
  王崇看著她,强笑了一下说:「没有什么,嗯,也许以后罢。」王英知道问不出什么了,摸了摸妹妹的胳膊说:「好吧,随时都行。」说完,她又回到床上读书去了。
  王崇躺著,思绪万千。她再也不能象以前那样看姐姐了,就在姐姐下来的短短十秒钟里,她已用一种新的眼光扫遍了王英的全身。姐姐的触摸带给她一种内心的颤抖,突然间,她开始想象王英脱衣服的情景,那不是平常的换衣服,而是彻底脱光,而王崇坐在一边看著。而后她又想起妈妈从后面给她脱汗衫时拨动乳房的情景。慢慢地睡意占据了她。
  王崇突然从梦中醒来,她看了眼钟,三点了。屋里出奇地黑,她可以听见姐姐熟睡的呼吸声。林琳无法入睡。晚上发生的事情不断从她眼前闪过,太多太多的思绪使她无法平静下来。这样抚摸女儿,对吗?也许她比以前更迷茫了。
  然后我又让她摸乳房,她还真的兴奋。
  我是同性恋吗?唉,管它呐,为什么我就不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呢?
  因为你不应该感受女儿的乳房,同样她也不应该这样做。
  可是为什么不呢?当她抚摸我的时候,我感到我们的情感是如此的接近,很少母女之间能这样交流的。她的身体是那么年轻,感觉是那么美妙。我知道她只有十八岁,纯洁无暇,可是她的身体已经充满了女性的媚力。也许就这点来说,我不必为我们母女互相产生性的吸引而感到羞耻。
  我……我想让她吻我。我本来是可以让她这样做的。我想把她搂在怀里,让她吮吸我的乳房,就象当年她还是个婴儿那样。然后让她躺下,由妈妈来……有些时候,林琳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想法,但她很想知道王崇的想法。林琳很爱她的女儿们,这是毫无疑问的,她只是想知道这样做对不对。
  在她的房间里,王崇已是彻底清醒了。她在想象同学们叫她女同性恋,从此不和她说话了。但是她无法抹去脑海里妈妈那诱人的裸体。还有姐姐,王崇想象著和姐姐一起睡的感觉,整晚上搂著她,和她作爱。这些想法使她浑身发热,她悄悄溜下床来,听见姐姐翻了个身,又睡了,这才来到衣橱前,脱下背心。她伸手到背后解开胸罩的扣子,那对雪白的乳房一下子跳了出来,她握住它们,指尖搓动著粉红色的乳头。
  「你知道吗,你的乳房和妈妈当年一样,等你长大了,生了孩子,它们会变得更大。」她几乎能听见妈妈的声音。她真希望妈妈能伸进她的衣服里抚摸。她脱去睡裤,然后又脱下湿了整晚的内裤,光著身子站在穿衣镜前打量著自己。
  在黑暗中,她能依稀看见自己的胸脯,圆圆地隆起,柔嫩的乳头翘著,并且在自己的手中弹跳著。往下看去,纤细的腰肢,滚圆的臀部,两腿间一小条灰线消失在那凹处。那是她稀疏的阴毛。
  王崇沿著臀部的曲线往下摸到大腿,她在想,自己的皮肤有多细腻,妈妈该会多喜欢。转过身来,王崇看著熟睡的姐姐,象往常一样,王英又把被子踢到一边。王崇轻轻地走到床边,仔细地端详著,现在她不会再感到惶恐了。
  尽管是在睡眠中,王英的脸还是那么美丽。她穿著件白色的背心和黄色三角裤,王崇可以清楚地分清姐姐的轮廓曲线。
  当她的目光接触到王英隆起的胸前,王崇的手指开始在自己的大腿内侧滑动著。姐姐的乳头突出在薄薄的背心下,撩起的背心下摆,可以看见她乳房圆圆的下半球。王崇按摩著阴唇的外侧,她闻到了自己那里散发出来的气息。她真想去爱抚姐姐,就象几个小时前和妈妈那样。
  当她想象著自己压在姐姐的身上,亲吻她的嘴唇,呼吸不由得急促起来。她几乎可以感觉到她们的腿缠绕在一起,她赤裸的阴部摩擦著姐姐的短裤,以及姐姐的双手紧紧箍著她的臀部。幻觉中,她挺起胸,好象王英在吮吸著她的一只乳房,同时揉搓著另一只。她已经不能忍受那种强烈的冲动,她的手指拨开阴唇,前后抚摸著那凸起的阴蒂,她感到灼热的阴水顺著手指流到她的手掌上。
  王崇躺在地上,她已经不在乎姐姐是否会醒来,身心已完全融进了想象之中,她感到王英压在上面,两人的手都不停地探索著对方湿热的阴部。王崇挤压著自己的乳房,发誓说,如果她现在不达到高潮,她将翻到姐姐的身上,求她和自己作爱。
  随著她狂乱的想象逐渐升级,王崇达到了高潮。她的全身随著阴道的收缩战栗著,神经由高度紧张到完全松弛。她一动不动地躺著,右手依然夹在两腿间。
  王崇爬了起来,发现姐姐还在熟睡,她放心地回到自己的床上。她还能感到阴部在一跳一跳的,虽然以前她也手淫过,但从没有象今晚这样的舒服。她睡著了,作了许多和妈妈,姐姐以及三个人一起的梦。
  上铺,王英的眼楮大张著,她还在惊奇刚才所见的一幕。她从没见过别人干过这种事,更别说是自己的妹妹。她觉得装睡是对的,她想,妹妹在自己面前手淫,好象都是为了自己。她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?
  星期天早晨的阳光洒进林琳的屋子,她已经起床了。事实上,经过昨晚的事,她根本没睡多久。站在镜子前,林琳打量著自己。从精神上来说,自己是四十岁的人了,早已看破红尘了。年轻时也做过一些荒唐事,可是从没有到昨天那种地步。
  也许这是生活给她的另一个挑战。她扭了扭头,弯起左腿,镜子里的她具备了成熟女人的一切,短衣短裤更显得性感十足。她想起小崇,不禁微笑了,是该炫耀自己的时候了。
  王英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十点了,她闻见妈妈作早餐的香味,她伸出头去看看妹妹起了没有。王英果然还在睡,身上的毯子只盖著下身,圆圆的乳房完全露在外面。想起昨晚的事,王英偷偷笑了。她悄悄地穿上衣服,去浴室里拿了一杯冷水,然后慢慢地浇在妹妹的胸口。
  王崇大叫一声,跳了起来,王英则笑得不亦乐乎。「都是你,我的床全湿了。」「那好啊,我去告诉妈妈你尿床了。」王英笑得更欢了。
  等姐妹俩来到厨房的时候,林琳已经把早饭做好了。王崇注意到妈妈今天的穿著与平时的大不相同,那件花睡裙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件白色的紧身 T恤和黑色的健美裤。
  在饭桌上,王崇不由自主地偷看著林琳在半透明的衣料下若隐若现的乳房,下意识觉得妈妈今天换装是为了她。
  「怎么今天早上大家都这么性感?」王英笑著问道。「怎么啦?」林琳边问边给女儿们盛饭。「那还不知道,妈妈你穿得这样,妹妹昨晚又赤膊睡觉。」林琳嘴角露出一丝微笑,说:「是吗?昨晚挺热的。」王崇赶紧说:「可不,我一直都在出汗。」林琳转身把菜端到桌上,她故意佝下身子,T 恤的领子垂了下来,露出乳房的上半截。
  正如她所期待的,王崇看著妈妈的乳房随著她的动作颤动著,呼吸急促起来了。
  林琳也注意到王英眼角的余光停在自己的胸前,她满意地说:「快吃吧,一会儿还有事要商量。」王英狼吞虎咽起来了,王崇也动起了筷子,还不时偷看妈妈。安静了一会儿,林琳问王英:「今天有什么安排吗?」嘴里含浙饭,王英含糊地说:「看电视算了。」林琳又问王崇:「小崇,你呢?」王崇低著头说:「没有什么……」「那我们就出去逛街,然后晚上作后院烧烤。」林琳决定了。「太好了,我们还可以喝点酒吧?」王崇年轻的身体突然热了起来,她溜了妈妈一眼,心里想著:「妈妈是在给我机会吗?」三个人在市中心的大小商店里逛了够,这才拎著买的东西挤上了回家的公车。车上很多人,王英个子高,又会钻缝,一下就找了个舒服的地方。林琳因为手上有个大袋子,加上要照顾王崇,所以挤不过去。她只好和王崇待在后面。
  车里的空气很不好,加上人挤人,实在不是个长待的地方,可是王崇却希望永远不要到站。她感到妈妈结实的乳房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背上,随著车子的晃动,她开始故意去磨它们,压它们。
  林琳一只手拉著扶手,另一只手把东西递给王崇,而后从后面环抱著女儿的腰,这样她的小腹也贴紧了王崇的臀部,配合著女儿的动作,同时脸也靠在她的头上,闻著那渐渐变浓的少女芬芳。王崇闭上眼楮,她感到妈妈的呼吸暖融融地吹在脖子上,那只在自己小腹上抚摸著手使她颤抖。
  回到家,王崇抢著进了洗手间。林琳也推说试衣服,把自己关在屋里。
  林琳用纸巾擦拭著阴部,当手触到高潮过后依然敏感的阴蒂时,身体不禁一抖。和女儿在公车上既紧张又刺激的肉体接触,使她的欲火熊熊燃烧,一进自己的房间,等不及脱裤子,她的手就已插进了那泛滥的阴道里。
  才摸了十几下,她就达到了从未有过的高潮,身体剧烈地扭动著,为了怕女儿们听见,她咬住枕头的一角,但是极度的欢愉还是使她哼出声来。
  大女儿的声音惊醒了林琳,她穿上衣服,走出来,看见王英正穿著新衣服给妹妹看,王崇懒洋洋地坐在一边,两人的目光接触了一下,又互相避开了。林琳夸了几句王英的衣服,来到了厕所里。她闻到了王崇少女的味道弥漫了四周,也许小崇和我一样也……她想著,看了一眼放脏衣服的筐子,一条短裤果然在最上面,她摸了摸裤档,又黏又湿,林琳满意地笑了。
  三个人围坐在篝火边,吃饱喝足了,静静地仰望那繁星密布的夜空,这一瞬间,仿佛世界上只有她们母女了。王崇偷偷看著妈妈和姐姐,一杯啤酒已使她全身发热了,她有些紧张,想象著如果喝多了,自己开始胡言乱言的情景。她也仔细地浏览了妈妈和姐姐身体的轮廓。
  又喝下了一杯啤酒,王崇觉得身体发轻,她想,她们想怎么要我都行,我呢,该怎么去和她们做爱呢?当林琳的目光扫向她的时候,她赶紧扭过头去。
  酒都喝完了。王英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,醉醺醺地说:「我……我要小便去了。」「去吧,就在后面的树林里,免得你在家门口的台阶上摔跤了。」林琳笑著说。「我不去林子里,太黑了。」「小崇,你陪姐姐去吧,别让什么东西吃了她。」「好的,妈」王崇趔趄地站了起来,挽著姐姐的手,「走吧,小笨蛋。」两人笑著消失在黑暗中。
  手牵著手,姐妹俩走得离篝火越来越远。王英大笑著靠在一棵大树下,「……我头晕了,不……不行了,我要摔倒了,快帮我。」王崇上前扶助姐姐。「帮我把裤子脱了,要尿到裤子上了。」王崇的额头上渗出了汗珠,嘴唇开始发干。她跪在倚著树干的姐姐的面前,握住黑色的裤腰,开始往下脱著姐姐的裤子。当手指接触到姐姐的大腿的时候,王崇的呼吸急促起来。
  「快点吧……」王英已经忍不住了,她踢掉鞋子以便让妹妹把裤子脱下来。王崇赶紧脱下姐姐的外裤,然后去脱她的内裤,手指贴著姐姐软软的臀部,她慢慢地脱著。这时的王崇面对著姐姐,所以看到她的阴部,也能闻到那里的味道。「姐,你蹲下来吧,否则会尿在身上的。」王英只好沿著树干滑了下来。王崇感到姐姐的味道更浓了,因为这时她的腿已经分开了。
  王英长长地吁了口气,挣扎著想站起来,可是没成功。她咯咯笑著:「我起不来了。」王崇在微微战栗著,手顺著姐姐腿往上移去。王英闭上眼,静静的倚在树上。
  王崇兴奋起来了,她的手感到了那种柔滑的肌肤,当她摸到姐姐的大腿末端时,转而去体会她圆圆的臀部了。王崇环抱著姐姐的臀部,说:「我们一起来,我拉著你。」「一,二,三。」姐妹俩终于站了起来,王英依然倚在树上。王英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著妹妹,王崇也对视著她,双手仍然放在她的臀部上。突然,王英伸出手,抚摸著妹妹的短发。王崇如释重负,她的手立刻摸向姐姐的两腿间。王英闭上眼楮,呼吸急促起来。王英感到自己象在飘浮于空气之中,妹妹轻柔的手指在她的两腿间弹奏著迷人的旋律。
  【完】
  字节数:15704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色花堂

GMT+8, 2019-01-17 06:41 , Processed in 0.385517 second(s), 4 queries , Mem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